首页 > 历史文化 > 正文
等门
时间:2022-06-10 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

生活中有许多为我们等门的人,让我们感到温暖而又踏实。

电梯门正要慢慢合拢,突然一只手挡了一下,电梯门又徐徐打开,“稍等”,随着一声叫喊,一个身穿黄色外衣、头戴黄色头盔的外卖小哥闪了进来,他额头上渗着一层细细密密的汗,热气腾腾的。他匆忙的目光想要搜寻是哪个人伸了把手为他“留门”,但好像门口处的几个人都是。他不好意思再看,只是含胸贴着门,面带微笑和歉意,嘴里嘟囔着“谢谢”。

站台上的人陆续都上车了,公交车司机准备关门,这时,车后面远远跑过来一个人,挥着手,大声喊着“等一下”。司机师傅听见喊声,瞄了瞄后视镜,把手按在方向盘上,仰着头打了个哈欠。那人气喘吁吁地上了车,车门“咣当”关上。他感激地看着司机师傅,由于喘着大气,只是点点头,司机师傅大声说:“慢点,后面还有座儿。”

放学了,幼儿园里顿时热闹起来,孩子们叽叽喳喳,蹦蹦跳跳,像是一笼鸽子被放了出来。那些小小的手儿被一只只大大的手一牵,便朴棱棱地飞了起来。只剩下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,亮亮的眼睛,呆呆地盯着教室外面。老师蹲在她面前,轻声说:“不怕,我们一起等你爸爸妈妈吧。”于是,她们俩就这样坐在门口等。

天黑了,万家灯火都亮了,人还未归。夜渐深,楼层的灯次第熄灭,有一盏灯还亮着,母亲戴着老花镜,手里织着毛衣,锅里还温着饭菜。听见熟悉的脚步声上楼,母亲才安心进了卧室。他进了门,母亲身上散发的温热还未散去,他悄悄来到厨房,拿起一个热乎乎的馍,一口塞进嘴里。这时屋外开始起风,屋里安静而又暖心。

中年男人追随着手术车,到了手术室门口,医生让他止步,在门外等。老父亲被推进手术室后,门“嘭”的一声关上,让中年男人心头一颤。漫长的几个小时里,他一会儿坐着,一会儿在走廊里踱步,一会儿看看手机,一会儿望向窗外,如果不是在手术室门口,怎么看这都是个沉闷安静的中年男人。几个小时后,手术室的门“咣”的一声打开了,有护士喊床号,他冲了过去,俯身去看戴着氧气面罩、一头白发的父亲。

……

生活里,有人为我们等门,我们也为别人等门。有的朝夕相处,有的擦肩而过,有的刻骨铭心留下回忆,有的清风徐来不留痕迹。在某个时刻,当我们匆忙或者焦急地走进一扇等着自己的门,或许会有一种“看风景的人”的感觉:一个人从一阵风雨中突然跑入一道彩虹里,彩虹犹如一道门,门外是灰蒙蒙的,而里面却是明亮耀眼的,飞鸟的翅膀和摇动的树叶都清晰可见。

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的人,从家门口进进出出。门,会记得谁还没回来,仿佛门里有个空间始终为某人留着。门外的世界再喧嚣,也比不上门里锅碗瓢盆的磕碰声、孩子的欢声笑语、父母熟悉的唠叨声。有的人出了门,离开老家,到了外地生活,多年不回故乡,老屋依然伫立在风雨里。长年不见故人归,瓦碎了,墙塌了,但门框还立在那,空空的门洞像苍老浑浊的眼睛,一直在张望。

世界上有很多门,等门,有时是一种善良、有时是一种温馨、有时是一种期盼。以门为界,在这条界上,阳光会穿过岁月,照亮一个人的心底。(陈见)


版权所有: 中共贾汪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贾汪区监察委员会
电话:66889219 传真:66889217 邮编:221011 邮箱:jwjwgjs@163.com
地址:贾汪区泉城新区行政中心